呼吸

COVID-19肺炎胸部CT出现这些征象,究竟提示什么?

作者:shaosai 来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1-11-22
导读

         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被称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世界卫生组织(WHO)已于2020年3月11日宣布为大流行。

关键字:  胸部CT | COVID-19肺炎 

        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被称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世界卫生组织(WHO)已于2020年3月11日宣布为大流行。

        文献中对COVID-2019肺炎的胸部CT定性研究以及胸部CT定量(QCCT)方法和半定量的肺部严重程度评分(LSS)都有深入研究。典型的COVID-19肺炎的胸部CT结果包括双侧和多肺叶磨玻璃样肺不张(GGOs),并伴有合并症、小叶间隔增厚和下肺血管扩张(>3毫米)。

        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COVID-19幸存者在6个月的胸部CT随访中出现了肺部纤维化样改变;尽管如此,作为一个新的病理实体,需要进一步的长期调查来全面了解COVID-19肺部的后遗症。

        近日,发表在Radiology杂志的一项研究前瞻性地探讨了受COVID-19肺炎影响的患者在6个月后的胸部CT晚期后遗症,并将CT特征与基线胸部CT时的特征进行了比较,同时评估胸部CT和临床参数在预测6个月后的肺纤维化样改变中的作用,为进一步的明确诊断及治疗评估提供了依据。

        从2020年3月19日到2020年5月24日,本研究将中度到重度COVID-19肺炎患者的基线及六个月的随访胸部CT纳入研究。分析了CT的定性结果、半定量的肺部严重程度评分(LSS)和通气性肺部定量胸部CT(QCCT)。使用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测试基线LSS和QCCT在预测六个月随访胸部CT的纤维化样变化(网格样和/或蜂窝状)方面的表现。采用单变量和多变量逻辑回归分析来测试预测纤维化样变化的临床和放射学特征。多变量分析包括单独使用临床参数(临床模型)、单独使用放射学参数(放射学模型)以及临床和放射学参数的组合(组合模型)。

        研究中纳入了118名患者,每位患者都有基线和六个月的随访胸部CT图像(62名女性,平均年龄65±12岁)。在随访的胸部CT中,85/118(72%)患者显示出纤维化样改变,49/118(42%)显示出GGOs。基线LSS(>14)、QCCT(≤3.75L和≤80%)在预测胸部CT随访时的纤维化样改变方面表现出色。在多变量分析中,临床模型的AUC为0.89(95%CI为0.77-0.96),放射学模型为0.81(95%CI为0.68-0.9),组合模型为0.92(95%CI为0.81-0.98)。

        图(a,b)基线和(c,d)6个月随访的轴位薄层平扫胸部CT扫描,84岁男性,吸烟者,因发烧和咳嗽入住急诊科;通过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测试证实了COVID-19。(a,b)图像显示双侧肺不张(黑色箭头),伴有弥漫性磨玻璃样不张和肺间质增厚(红色箭头)。(c,d)6个月的随访扫描显示残留的磨玻璃样病变,与基线相比密度下降,间质隔增厚和周边纤维化样改变(白色箭头)。

        本研究表明,在六个月的随访中,72%的患者出现了晚期后遗症,特别是纤维化样改变最为明显。基线LSS和QCCT通气良好的肺在预测6个月胸部CT的纤维化样改变方面表现出色(AUC>0.88)。男性、咳嗽、淋巴细胞增多和QCCT通气良好的肺(升)是预测6个月后纤维化样变化的重要因素,且两者呈反比关系(AUC.92)。

        原文出处:

        Damiano Caruso,Gisella Guido,Marta Zerunian,et al.Postacute Sequelae of COVID-19 Pneumonia: 6-month Chest CT Follow-up.DOI:10.1148/radiol.2021210834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