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特朗普为何三天可以治好自己,却救不了美国?

作者:Davin king 来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0-10-10
导读

         特朗普两天七种药,三天出院!

关键字:  特朗普 | 新冠病毒 

        “白宫陷落”

        继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上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白宫恐发生“超级传播事件”暴发群组越来越多,据美国政府内部备忘录7日显示,白宫确诊人数累计已达34人,其中包括白宫顾问Stephen Miller、白宫新闻秘书Kayleigh McEnany及美国海岸防卫队高层Charles Ray上将等美国军方高层。

        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作为高危人群的特朗普确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要知道特朗普是10月2日傍晚入住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并在10月5日傍晚离开,这个时间仅仅不到三天。

        特朗普在推特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化疫情称,“新冠并不可怕,不要让它支配你的生活,感觉现在(身体)比20年前更好。”

        特朗普“神速”出院引发关注,根据白宫发布的特朗普病情备忘录及白宫医疗团队在历次病情通报会上的介绍,自感染病毒以来,特朗普曾感到疲劳,并出现轻微咳嗽、鼻塞、发烧、血氧浓度下降等症状,特朗普曾在2日和3日经历了两次短暂的血氧饱和度下降的症状,最低降至93%左右,一度符合国内诊断标准的重型新冠肺炎,但通过一波“组合”疗法,特朗普病情持续改善,直到10月5日傍晚大步踏出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

        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透露,特朗普使用了辅助供氧和类固醇消炎药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他拒绝回答有关特朗普先生何时最后一次接受阴性测试的问题,也不愿回答他的治疗细节。

        治疗大杂烩

        白宫发布的多份官方文件中透露了特朗普的治疗方案,在已公开的治疗方案中,特朗普前后使用了鸡尾酒疗法、锌、维生素D、法莫替丁、褪黑素、阿司匹林、瑞德西韦、地塞米松等8种药物与保健品。

        10月8日白宫发布的总统健康文件称,回到白宫后的特朗普身体继续保持稳定,未见任何疾病加重倾向,特朗普对新冠病毒治疗的反应非常好,没有发现不良反应,或可以在周六恢复公开活动。

        这些组合药物中包括鸡尾酒疗法、瑞德西韦、糖皮质激素、法莫替丁、维生素D、锌等均在有关临床诊疗试验显示出一些证据的支持治疗新冠的趋势,梅斯医学也做过诸多此类报道。

        其中瑞德西韦是目前唯一获得美国FDA和欧洲EMA紧急使用授权批准的抗新冠药物,用于治疗重症新冠患者成人和儿童患者(10天或5天给药方案)。FDA认为该药物虽然有效性和安全性数据有限,但已有研究表明,瑞德西韦可显著缩短患者康复时间。

        类固醇地塞米松是一种抗炎药,可用于多种疾病,包括关节炎、肾脏、血液和甲状腺疾病以及严重的过敏反应,还用于治疗某些类型的癌症。地塞米松可通过降低人体的免疫反应来治疗肺炎,曾被用于治疗非典中,也最早用于救治新冠肺炎重症病人的药物之一,已经成为新冠肺炎治疗的“护理标准”的一部分。

        在英国进行的一项大型临床试验发现,为新冠住院患者提供6毫克的地塞米松,持续10天,可以降低其死亡风险。

        但发表今年早些时候的《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的一项研究称,该药物可使采用呼吸机重症新冠患者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一,接受吸氧患者的死亡率降低五分之一。而对轻度疾病患者没有任何好处,并且有一些证据表明存在潜在危害。

        目前,美国传染病学会建议在重症新冠患者和需要氧气支持的患者中使用地塞米松,但建议不要对不需要补充氧气的轻度疾病患者使用这种药物。有多项研究显示,这种药物对轻症患者反而有害,因为会抑制患者自身的免疫反应。

        地塞米松也可能引发神经精神方面的副作用,国际骨髓瘤基金会(InternationalMyeloma Foundation)指出,副作用可能包括几项身体上的问题,如视线模糊、心律不整、人格改变以及思考困难等。

        法莫替丁(Famotidine)已上市超40年,主要用治疗消化不良及胃灼热等病征。此前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5月在线发表在《胃肠病学》杂志有关研究显示,在未服用法莫替丁的1536名患者中,死亡或需要使用呼吸机的患者共有332人,比例为22%,而服用法莫替丁的84人中只有8人死亡或要使用呼吸机,比例约为10%。研究结果显示,与其他患者相比,服用法莫替丁的患者死亡或机械通气的风险低2倍以上。但研究者强调称,这项研究并未证明法莫替丁能直接降低死亡率,有可能只是巧合关联,尚不清楚为何病情会好转,不应被理解成法莫替丁可治疗新冠。

        普通的非处方止痛药物阿司匹林在1898年首次合成后被广泛用于各种人类疾病的治疗和预防,具有抑制病毒复制、抗凝和抗炎的三重作用,并已经被研究作为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一种方式。今年4月在西京医院启动了一项临床试验,研究使用阿司匹林治疗新冠病毒的潜力,但尚未公布相关数据,目前没有关于其有效性的数据。

        争议的鸡尾酒疗法

        最引发关注的是,特朗普采用了由美国再生元(Regeneron )制药公司研制的未上市单抗药物的鸡尾酒疗法,这引发公众对某些VIP的特殊待遇的质疑,并且这款未经证实的药物治疗可能会破坏基于证据的决策体系,同时引发人们对美国FDA独立性担忧。

        在特朗普治疗中出现较好表现,再生元公司也趁势向美国FDA提交了紧急授权(EUA)申请。特朗普7日在推特上发布的视频中表示会授权药物的紧急使用,让美国人免费使用。

        这种名为REGN-COV2的疗法是由两种单克隆抗体REGN10933和REGN10987构成,旨在阻断新冠病毒感染人体的过程。这两种抗体以非竞争方式与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关键受体相结合,二者组合使用,可降低变异病毒躲避单抗体治疗的能力。最近与罗氏(Roche)合作增加了REGN-COV2的全球供应量。如果REGNCOV2在临床试验中证明是安全有效的,并且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批准,Regeneron将在美国制造和分销该产品,罗氏公司将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开发,制造和分销该产品。

        6月12日,再生元公司开始其REGN-COV2双抗体鸡尾酒疗法的首次临床试验,旨在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并在《科学》杂志连发2篇相关研究。首先,再生元公司与马里兰大学医学院、新加坡李光前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对四种最有效的人体抗体进行了评估,以确定混合在鸡尾酒疗法中最有效的组合,最终,他们确定了REGN10933和REGN10987两种组合使用时会形成最有力的组合。

        发表在《科学》的另外一篇题为“SARS-Cov-2 Spike蛋白的抗体混合物可防止个体抗体引起的快速突变逃逸”( Antibody Cocktail to SARS-Cov-2 Spike Protein Prevents Rapid Mutational Escape Seen with Individual Antibodies)研究首次证明在单个抗体作用下,迅速选择了逃避所有被测单个抗体的阻断功能的突变病毒,包括有效结合至刺突蛋白上抗体。然而,暴露于REGN-COV2混合物后无法有效产生逃逸突变体,因为它利用了可以同时结合RBD不同区域的两种抗体。

        REGENRON于临床初期结果指出,观察275位分别接受不同剂量的REGN-COV2或安慰剂结果表明REGN-COV2能降低未住院的COVID-19患者的恢复时间与病毒载量,对于血清中抗病毒抗体浓度较低的患者,鸡尾酒疗法可以降低病毒数量,尤其对于治疗前病毒量很高的患者,鸡尾酒的效果更为显著。

        特朗普的成功VS美国的失败

        特朗普三天出院接近治愈的另外一面是美国糟糕的防疫困境,新冠病毒疫情已令超过21万美国人死亡,并重创了美国经济。前后包括《科学》、《自然》、《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BMJ》等世界顶级期刊均发表过评论抨击特朗普政府的抗疫不力,《新英格兰医学》更是罕见地以全体编辑名义发表社论,抨击特朗普政府的将“危机变成了触目惊心的失败悲剧”与面对疫情的无能,并呼吁美国民众不应该纵容德不配位的他们,不应该让这些人继续尸位素餐。来自学术界诸多顶级名刊对当局如此激烈批评是非常罕见的。

        美国发生的一切使我们不禁要问,为何特朗普三天可以治好自己,却不能救美国?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