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多接触大自然或可降低儿童哮喘风险

作者:王新凯 来源:奇点网 日期:2017-09-01
导读

         EJM 五年综述:儿童哮喘很可怕,多接触大自然或可降低哮喘风险

关键字:  儿童哮喘 

        不久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精选中文版——《NEJM 医学前沿》邀请了 NEJM 副主编、哮喘专家黄永坚(Gary Wong)挑选出杂志过去 5 年间发表的 25 篇呼吸病学重磅研究文章,全文翻译后正式推出,并将持续更新发表 NEJM 呼吸病学文章中译文及专家述评 [1]。

        作为四大顶尖医学期刊之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文章十分注重实用性,多用于指导临床实践,因此也被称为“医生的职业伴侣”。25 篇精选中,有关儿童哮喘的相关研究,引起了奇点糕的兴趣(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查看 25 篇完整中译全文)。

        这些研究不仅发现儿童持续性哮喘会造成肺功能发育不足,以及增加成年后慢性气流阻塞的风险,而且指出在青春期前使用吸入性糖皮质激素治疗持续性哮喘会影响成年后身高!

        另外,研究也揭示出与儿童哮喘相关的“特别”风险因素,包括妊娠期间饮食、空气质量和微生物暴露水平,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研究指出在广泛微生物暴露环境(比如农场)中成长的儿童更不容易患儿童哮喘,生活环境太洁净反而会增加儿童哮喘风险!

        这就让奇点糕有点怀念自己小时候在农村田野里打滚的场景了。

        哮喘作为一种常见的、潜在严重的慢性疾病,以呼吸急促和喘息反复发作为特征,也可变现为胸闷和咳嗽。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目前全球患有哮喘的人数高达 2.35 亿,2015 年共报告发生了 38.3 万例哮喘死亡病例 [2]。

        其中儿童哮喘已经成为严重影响小儿身心健康最常见的呼吸道疾病,没有之一。2010 年第三次全国儿童哮喘患病率调查显示,我国城市儿童哮喘患病率达 3.01%,相较于 2000 年上升了 50%[3]!

        哮喘不可怕的地方在于它的常见,已知的哮喘诱发因素包括室内外过敏原、刺激性烟雾、冷空气以及剧烈运动等,但是可怕的地方在于,目前科学家尚不清楚哮喘发生的根本原因,只能依靠各种途径的预防和治疗计划,改善患者的健康质量。对哮喘的诊断和治疗认识不足,往往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尤其是在运动和睡眠期间发作的情况下,处理不当甚至会危及生命 [2]。

        儿童性哮喘不仅严重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还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2016 年 5 月,NEJM 发表了哈佛医学院 Channing 实验室 Scott Weiss 团队的一项研究成果 [4],对 684 例儿童持续性哮喘患者的纵向跟踪显示,有 514 例(75%)参与者出现肺功能发育异常,其中 176 例参与者肺功能发育不足且出现早期衰退。

        持续跟踪发现,有 73 例参与者在成年早期达到了《慢性阻塞性肺病全球倡议》中所描述的肺功能障碍标准,出现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和持续性气流阻塞的症状。

        儿童期的持续哮喘,大幅增加成年后的肺功能障碍风险,这个风险结果虽然在意料之外,其中的关联倒在情理之中,毕竟哮喘本身就是呼吸系统疾病。但是,如果说儿童哮喘还会影响成年后身高,是不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早在 2000 年,就有研究人员在 NEJM 发文指出,对于青春期前的儿童,吸入性糖皮质激素可降低其生长速度,在最初的几年间生长速度会降低 0.5-3cm[5],但是也有一些回顾性的横断面研究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果 [6]。

        2006 年,有研究人员指出,接受吸入性糖皮质激素治疗的儿童,在治疗最初几年内观察到的身高生长速度降低并不会影响最终的成年身高,由于他们拥有更久的生长期,最终将会赶上正常身高 [7]。因此,吸入性糖皮质激素对身高的影响也就被定性为生长迟缓,而不是生长抑制。

        直到 2012 年,美国新墨西哥大学 H. William Kelly 博士在 NEJM 发表了长达十几年的儿童哮喘管理计划(CAMP)研究成果 [8]。研究人员在 1993 年 -1995 年间招募了 1041 例 5 -13 岁的轻中度哮喘儿童,就哮喘治疗方法的疗效和安全性开展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

        结果表明,接受糖皮质激素治疗的儿童成年后身高并没有赶上对照组,最终平均低了 1.2cm,也就是说吸入性糖皮质激素对身高的影响,不仅仅是延缓,也有抑制。另外研究也指出每日吸入的糖皮质激素剂量也会对身高生长造成差异影响。

        吸入性糖皮质激素作为儿童持续性哮喘的推荐疗法,在控制病情方面有着巨大而且明确的获益 [9],而这项研究将会让我们不得不考虑其对成年身高的潜在影响。

        哮喘带来的这些长期影响,无疑会对儿童成年后的健康生活和工作造成影响。由于目前对于哮喘的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也没有有效的根治方法,尽可能避免哮喘诱发因素进行预防,就显得格外重要。

        除了室内致敏原如尘螨、动物毛屑和室外致敏原如花粉等危险因素外,近些年来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些“特殊”风险因素。

        首先是空气污染的问题。2015 年 3 月,NEJM 发表了一项有关“空气质量改善与儿童肺发育关系”的纵向观察性研究 [10],结果显示在长达 13 年的观察期间,随着空气中二氧化氮、PM2.5 和 PM10 等水平的降低,哮喘儿童的肺功能发育明显改善,15 岁时具有临床上 FEV1 偏低(第一秒用力呼气量)的儿童比例,在三个观察期内从 7.9% 降到 6.3%,再到 3.6%。

        看到这只能长叹一口气,北方多雨的夏天正在收尾,雾霾的高发季节也就要来了。

        空气污染毕竟是短时间难以扭转的大环境因素,那吸烟呢?还真有研究人员对此进行了研究,只不过研究的不是小朋友吸烟,而是妊娠期间孕妇吸烟对儿童哮喘的影响。研究结果确确实实证明了怀孕期间吸烟会将后代青春期哮喘风险增加 84%、喘鸣风险增加 77%、运动诱发哮喘风险增加 129%[11]!

        与怀孕期间吸烟这种作死的行为不同,去年年底 NEJM 还发表了一项妊娠期间饮食对儿童哮喘发病率影响的研究 [12]。来自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对 736 名孕妇实施了口服补充鱼油和安慰剂对照的双盲试验,对子代儿童跟踪观察发现,在怀孕期间补充鱼油的后代儿童持续性喘鸣或哮喘发病风险降低 30.7%!

        有意思的是,奇点糕在上个月也专门写了一篇报道,指出妊娠期进食糖过多可能导致儿童出生后哮喘发病率增加 101%!

        真心觉得,为了宝宝的健康发育和茁壮成长,妊娠期间的准妈妈们一定要上心了——管住嘴。

        但是也不能太绝对。一些父母为了宝宝的健康,在宝宝出生后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出门在外这也不能摸,那也不能碰,总之要隔绝一切认为“脏乱差”的环境。这样做是不是就对呢?

        德国慕尼黑大学儿童医院的研究人员在 NEJM 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让人大吃一惊,研究人员通过对比发现,那些生活在农场中的儿童,哮喘及特应性疾病发生风险要低 38%!通过对儿童房间落尘样本微生物进一步分析显示,暴露于多种真菌环境,儿童哮喘发生风险降低 63%;暴露于多种细菌环境,儿童哮喘风险降低 43%[13]!

        看来现在城市家庭中大家把孩子生长的环境布置得太过干净,反而不利于儿童体质的茁壮发育。亲近大自然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儿童的好奇心,而且也是孩子身体发育的需要。

        就在不久前《欧洲呼吸杂志》上也发表了一项关于城市环境对儿童过敏和呼吸状况影响的研究。这项涉及 2472 名儿童的调查显示,住宅周边拥有较多绿色空间,能够将儿童哮喘及支气管炎发生的风险降低近 40%![14]。

        看看现在孩子们的生活环境,奇点糕更加怀念自己小时候了。参考资料:

        [1]http://edm.nejmqianyan.cn/PD/PD.html?token=qd(点击阅读全文可直接查看《NEJM 医学前沿》呼吸病学专题页面)

        [2]http://www.who.int/features/factfiles/asthma/zh/

        [3] 全国儿科哮喘协作组. 第三次中国城市儿童哮喘流行病学调查 [J]. 中华儿科杂志, 2013, 51(10):729-736.

        [4] McGeachie M J, Yates K P, Zhou X, et al. Patterns of growth and decline in lung function in persistent childhood asthma[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6, 374(19): 1842-1852.

        [5] Childhood Asthma Management Program Research Group. Long-term effects of budesonide or nedocromil in children with asthma[J]. N Engl j Med, 2000, 2000(343): 1054-1063.

        [6] Larsson L, de Verdier M G, Lindmark B, et al. Budesonide‐treated asthmatic adolescents attain target height: a population‐based follow‐up study from Sweden[J]. Pharmacoepidemiology and drug safety, 2002, 11(8): 715-720.

        [7] Pedersen S. Clinical safety of inhaled corticosteroids for asthma in children[J]. Drug safety, 2006, 29(7): 599-612.

        [8] Kelly H W, Sternberg A L, Lescher R, et al. Effect of inhaled glucocorticoids in childhood on adult height[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2, 367(10): 904-912.

        [9] Expert Panel Report 3 (EPR3):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asthma. Bethesda, MD: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 2007

        [10] Gauderman W J, Urman R, Avol E, et al. Association of improved air quality with lung development in children[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5, 372(10): 905-913.

        [11] Hollams E M, De Klerk N H, Holt P G, et al. Persistent effects of maternal smoking during pregnancy on lung function and asthma in adolescents[J]. 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2014, 189(4): 401-407.

        [12] Bisgaard H, Stokholm J, Chawes B L, et al. Fish oil–derived fatty acids in pregnancy and wheeze and asthma in offspring[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6, 375(26): 2530-2539.

        [13] Ege M J, Mayer M, Normand A C, et al. Exposure to environmental microorganisms and childhood asthma[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1, 364(8): 701-709.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